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最美不過日常

2020-03-17 10:01:06 來源:

 

 

□吳湘

工作的單位要求我們每天要把辦公桌收拾得井井有條,有熱愛綠植的人,在辦公室種了些小植物,只是一點點綠,卻感覺滿室是春;一個喜歡收集杯子的女孩在辦公桌辟一小塊地方放置了架子,擺上一些顏色各異的杯子,竟然有了藝術畫廊的感覺;注重養生的姑娘帶來了養生壺代替茶水煲,每日煮一壺花茶或泡些枸杞紅棗,空氣也是甜甜的,晨來上班去盛一杯嘗,一日的精氣神就有了;也有愛喝茶的人,買上了幾個雅致的茶杯,偷閑里品一品,忙碌的工作也似乎有了雅意。如得了好茶葉便帶來,見了路過的就往里招呼:“來來,坐會,喝口茶。”把琳瑯滿目的文件往旁一擱,待人喝了茶,扯呼幾句茶葉的好才又把文件拿回來繼續埋頭苦干。我是好吃之人,辦公室常常備著吃的,于是會有來不及吃早餐或者下午突然低血糖的同事來辦公室里找“救命糧”。表面干凈整潔的辦公桌,內里卻另有乾坤,這也變成工作的趣味。再趁著午休時間,串一串門,感受不同辦公室的不同風光,便像是出門旅行了一趟。想一想,這也是工作人員都把自個兒辦公室當家才會有的舉動,想象一下那些畫面,是不是很美好?工作變得生動,辦事效率自然就提高。認真想來,確實是最美不過日常。有事可做,有人可見,忙時可埋頭苦干,閑時可聊天賞云;在瑣碎繁雜間去感知美好,便自有了風雅。


我駐村工作的村里,有一位老人。孤家寡人五保戶,說來可憐。然而,我每次去探望,卻都覺得可憐的該是憐憫他的人。老人一人一屋,屋內簡陋,卻養有一龜,一箱魚。龜是別人丟的,他撿回來養;魚是村里最常見、隨便哪個塘都能抓到的小魚。屋外,有一排鳥籠,養著也是最常見的鳥。靠著墻邊,還種著好幾盆花,有別人送的,也有山上挖的。每日,他于屋內養龜逗魚,于屋外養花與鳥對話。如有人來與他談這些,他便歡喜得像個孩子。那刻,不由感嘆,所謂風雅當如是。他的風雅是發自內心對生活的熱愛,對花鳥魚龜的溫柔。


亦有另一位五保戶,無論何時去他家,他的家總是整潔明亮。令人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一個人住,還是田螺姑娘每日來為他整理了房間。他身上著一件白色襯衫,似乎永遠都是干干凈凈,你看到他腦子里就自然而然想起“雅者,正也”。到了他家,要坐下的時候他還再擦擦椅子。他煮茶燙杯,不怎么好的茶葉在他的茶壺里開了心,端來喝也自有一番滋味。這是他的尊嚴、他的風雅。這風雅源自他對自身形象的要求,對家的熱愛。有時,風雅與美好,真的只是一方干凈敞亮的屋子,與琴棋書畫詩酒花茶沒有一點關系。


這才發現,那些極致的美好來自于生活的素簡,那些極致的風雅源自于內心的熱愛。


由此又想起汪曾祺先生。他可以說是風雅、美好的代表人物,在他筆下,所有事物都趣味盎然,生活是很好玩的。


老先生尤擅在平淡的生活中發現世間的妙趣與美好,在最具煙火味的灶堂里寫出最有味道最富詩意的文字。你看他筆下的:“映時春有雪花蛋,乃以雞蛋清、溫熟豬油于小火上,不住地攪拌,豬油與蛋清相入,油蛋交融。嫩如魚腦,潔白而有亮光……另有桂花蛋,則以蛋黃以同法制成。”“黃油餅是甜的,混著的眼淚是咸的,就像人生,交織著各種復雜而美好的味道。”“一個人的口味要寬一點、雜一點,‘南甜北咸東辣西酸’,都去嘗嘗。對食物如此,對文化也應該這樣。”


這樣的文字處處彌漫著煙火氣息,初讀只覺得可口飽腹,細品卻又覺得暖胃入心,字里行間不經意抖落的都是動人的人間至情和深厚的文化意蘊。


老先生的風雅是在骨子里的,即便是到了離世前夕,為了喝口茶水,他還和醫生“撒嬌”:“皇恩浩蕩,賞我一口喝吧。”待醫生答應后,他便喚來女兒:“給我來一杯,碧綠、透亮的龍井!”


碧綠!透亮!你看,這雅不雅?美不美?


然而這極美的、極雅的,其實都是最平常不過的,只是汪老先生“溫柔敦厚,詩教也”。有人說所謂風雅是感知者別有洞天的眼和別出心裁的手與溫柔如絲的心連成了一線。此間“別有洞天”“別出心裁”,最終還是要“溫柔如絲”。可見,內心風雅才是根本。不然,你看風還是風,看雨還是雨,他人卻看出煙雨濛濛的水鄉情懷來。


看一場雨從開始下到結束;看一只蝶從蠶蛹到破繭;看一樹蓓蕾從綻放到落英繽紛,各有詩意,各自風雅,于是平淡如白開水的日子有了味道,有了意境。可見風雅美好,無關外物,無關世俗。細想來,應只關乎內心。古時,物質貧瘠,有最苦的江湖吟士,有最窮的天下人,然而人人能歌,所有日常,信手拈來便是一曲好詩詞,端的是風雅,端的是美好。


《禮記·大學》曰:“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日常蘊藏眾多美好,都在等待人去感知去發現。花開是風景,花落是禪意,最美不過日常,風雅自在人心。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黃建生的印象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澳洲5七星彩开奖结果